<mark id="j2uty"></mark>
<mark id="j2uty"></mark>
<th id="j2uty"></th>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small>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optgroup id="j2uty"></optgroup></small>
    1. 江蘇高等教育網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辦: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協辦: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 蘇州工業園區服務外包學院
      當前位置:首頁高校信息專題薈萃正文

      “2018年學術年會”系列報道|黃華:高職院校國際交流合作的新思考

      發布:2018-12-10 13:35分享:

      本文為南京科技職業學院紀委書記黃華教授在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2018年學術年會上所作的專題報告,文章根據現場報告內容整理,部分有刪減。

      個人簡介:黃華,教育學博士、三級教授、碩士生導師,南京科技職業學院紀委書記,江蘇省“333高層次人才”中青年科學技術帶頭人,江蘇省“青藍工程”中青年學術帶頭人。長期專注于高職教育國際化研究,出版專著1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近20篇,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基金項目、江蘇省社科基金項目等10余項省部級科研項目,榮獲江蘇省教學成果獎(高等教育類)一等獎2次,江蘇省教育科學研究優秀成果決策咨詢類一等獎1次。

       DN5T0014南京科技職業學院紀委書記黃華xiao.jpg

      回顧高職院校的發展,實際上就是從改革開放才開始的。在中國的中心城市,最早的13所職業大學,開啟了中國真正意義上高職教育。高職教育天生就具備開放、創新、對外、合作的秉性,是一種“后發外生型”的教育。“后發外生型”的中國高職教育正是誕生在改革開放之初,承載著快速培養經濟建設需要的技能型人才的重任,所以采用借鑒國外成熟經驗是一條捷徑。

      一、推進中國高職院校國際交流合作的新背景

      在新的歷史階段,中國高職院校的發展也進入新時期,高職院校與國際交流合作的背景也隨著社會的發展發生變化。對于高職院校來講,除了大背景教育開放四個“更”之外,我們還要考慮四個“不可”。

      第一個“更”,更高層次,使國家教育的對外開放從過去摸著石頭過河向更加的體系化、整體化、協同化發展;第二個“更”,更大格局,2013年,從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建設之后,以“一帶一路”為龍頭的教育國際交流的路線圖已然鋪開;第三個“更”,更深融合,在對外合作交流過程中,越來越多的國際知名高校顯示出強烈的與中國合作的興趣;第四個“更”,更廣影響,教育開放的目的,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服務國家人才戰略,同時要服務教育事業自身的改革發展。

      第一個“不可”,不可逆的經濟全球化浪潮。中國要想深度融入世界市場,必須要更大的開放,更全面的開放。第二個“不可”,不可躲的中國產業升級壓力。一個國家的產業結構決定其教育知識的結構,反過來,教育知識結構又會決定其經濟的產業結構。從中興事件到中美貿易摩擦,中國產業升級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第三個“不可”,不可失的教育服務貿易機會。教育對外開放是大勢所趨,早主動則早適應,早介入則早受益。充分利用教育對外開放這個契機,主動走出去,這也是不可失去的一個競爭機會。第四個“不可”,不可慢的高職教育改革發展。四十年的高職教育發展,我們信心滿滿,建立了產教融合、工學交替等職業教育特有的人才培養模式,但是我們也要意識到在區域之間、院校之間、專業之間的不平衡不充分廣泛存在。

      高職教育的改革和發展,任重而道遠。我們培養的學生會在全球勞動力市場上遷移,而要具備遷移能力,除了要了解世界規則,還要具備世界交往能力,充分利用國內和國外兩個市場,調動國內和國外兩種資源,這也是未來高職教育改革發展的新的發力點。

      二、高職院校國際交流合作的新成就

      2009年以來,我國高職院校的國際交流合作活動愈來愈豐富。2017年,329所高職院校在國(境)外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了351項國際合作;在國內面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學生開展學歷教育學生近6000人、培訓超10萬人次。中國高職教育的定位已經從過去單純服務所在區域的地方經濟拓展到服務地方經濟和國家戰略兩個維度。目前,江蘇高職院校國際交流合作呈現5個明顯的優勢。

      一是政策引領優勢明顯。學歷留學生省財政的生均撥款機制,省教育廳關于印發《留學江蘇行動》的通知等一系列政策,政策的引領優勢非常明顯。

      二是國際影響力全國領先。政策的引領加上江蘇高職院校自身的努力,教育部去年公布的2016年高職院校國際影響力50強排行榜和今年公布的2017年排行榜,江蘇分別占了14強和17強,處于全國領先地位。

      三是中外合作辦學持續發力。中外合作辦學是對外交流合作中極其特殊的一種形式,在教育部批準和備案的高職中外合作辦學機構(項目)中,江蘇占比百分之二十。

      四是來華留學跨越發展。江蘇高職院校留學生人數跨越式發展,2014年為322人,到2017年已達3893人,四年間增幅高達11倍。

      五是走出去辦學成果初顯。截至到今年上半年,江蘇省擁有境外辦學高校11所,全國共142所,占比7.75%。江蘇省擁有境外辦學的本科高校3所,全國共52所,占比5.77%;江蘇省擁有境外辦學的高職院校8所,全國共90所,占比8.89%。

      三、高職院校國際交流合作的新擔當

      高等教育國際化的主要載體就是各級各類高等院校開展的國際交流與合作。國際交流與合作是各種國際性活動的總稱,而國際化則是一種整合的過程或發展狀態的描述,是一種持續反思和改進的過程。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是大學走向國際化的必要途徑,是通往大學國際化的必由之路。一所國際化程度高的大學,與其國際交流與合作的廣度和深度密不可分。

      (一)中外合作辦學的優化升級

      2018年教育部依法終止234個本科以上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占總數的百分之十左右。這標志著中外合作辦學監管工作取得新進展、質量建設取得新成效邁出重要一步,也標志著我國中外合作辦學至此進入到由規模發展向內涵建設的淘汰更新、優化升級轉型階段。

      江蘇中外合作辦學數量可觀,運行不容樂觀。合作辦學項目和機構的在辦與停辦,分析其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生源,江蘇和浙江把中外合作辦學定位在優質生源,招生只面對本省;二是特色,一個中外合作辦學項目有沒有特色,從根本上決定了其國際化的進展。

      中外合作辦學需要實現動態的、直觀的研究和借鑒,同時也需要結合我國國情,有選擇地成系統地引進名校辦學的成套軟件,成建制地培訓提高我們的教師隊伍,促進提高教學水平和加快體制改革。

      (二)高職院校的學生流動

      2016—2018年來華留學生人數(校均)分別是3、4.3、8.7,人數在不斷地攀升;2016—2018年出國留學生人數(校均)分別是5.2、5.8、5.1,人數比較穩定;外籍專任教師校均1-2名;海外學歷教師校均7名。我國高職院校的學生流動數量遠遠不夠。

      高職院校學生跨境流動有利于促進跨文化的交流,有利于優質教育資源的共享以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經費保障、課程保障、教師保障以及制度保障,是學生出國(出境)流動的重要影響因素。經費保障水平每提升一個單位,中短期出國留學的人數將增加36人;經費保障水平每提升一個單位,出國參加競賽和會議的人數將增加10人。

      (三)高職院校走出去

      從歷史的與現實的分析可以看出,高等職業教育有可能成為我國整個教育改革的戰略突破口,有可能發展成為世界高等教育領域的“中國品牌”。相較于普通高等學校,高等職業教育及高等職業院校國際交流的特色十分顯著:引進走出,國家擔當。高職院校走出去,需要國家層面和院校層面的齊頭并進。

      (四)高職院校全面國際化

      高職院校已經從熱熱鬧鬧的國際交流和合作的實踐階段,轉向全面推進國際化的階段。國際化不僅要融入到學校的發展定位、發展戰略和價值體系中,更要融入到學校的人才培養、教學科研和社會服務的功能中。國際交流和合作不僅是少數人受益的事情,更要融入到學校各個領域、各個學科和所有的教職員工。

      過去四十年,國際交流合作見證了高職院校的跨越發展,高職院校的日益發展,為學生建立良好的學習平臺,教學相長。未來,國際交流合作將會繼續助推高職院校的內涵發展。


      文字整理: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7級碩士研究生華玉珠。


      聯系地址:北京西路15號(210024) || 聯系電話:025-83300736 || 蘇ICP備14027130號-1
      主辦單位: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156號
      万豪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