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j2uty"></mark>
<mark id="j2uty"></mark>
<th id="j2uty"></th>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small>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optgroup id="j2uty"></optgroup></small>
    1. 江蘇高等教育網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辦: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協辦: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 蘇州工業園區服務外包學院
      當前位置:首頁高校信息專題薈萃正文

      “2018年學術年會”系列報道|黃睿彥:以學生為中心 研究型課程設置模式的理論分析

      發布:2018-12-18 10:45分享:

      本文為南京醫科大學黃睿彥副研究員在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2018年學術年會上所作的專題報告,文章根據現場報告內容整理,部分有刪減。

      個人簡介:黃睿彥,南京醫科大學醫學教育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員,南京大學教育學博士。長期致力于大學課程與教學、醫學教育比較研究、高等教育政策與管理等領域的研究與探索,出版學術專著2部,發表學術論文30余篇,承擔和參與各級各類研究課題20余項,獲得省級及以上教育科學研究成果獎勵10余項。兼任中華醫學教育會醫學教育分會醫學教育研究評審專家,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大學素質教育研究分會理事,中華醫學會醫學教育分會現代教育技術學組委員,江蘇省高等學校醫藥教育研究會常務理事。

       黃睿彥1xiao.jpg

      南京醫科大學醫學教育研究室主任黃睿彥從“學生為中心”、“研究型”、“課程設置模式”這三個關鍵詞入手,解釋了報告題目《以學生為中心研究型課程設置模式的理論分析》。

      就“課程設置模式”而言,有三種典型模式即產品模式、程序模式、研究模式。這三種模式的區別在于:產品模式的知識是由教師掌握、程序模式是由教師和學生雙方掌握、研究模式則是由學習小組群體掌握;前兩種模式的知識是既定的,后一種模式的知識是創造的和隨時更新的;前兩種模式關注的是知識,后一種模式關注的是過程。

      三個關鍵詞中的“學生為中心”和“研究型”相對質性,難以捕捉,建議從貼近客觀現實的概念——課程設置要素來理解。在不同的課程設置模式中,課程設置要素的表述可能是一樣的,但其內含卻不盡相同,甚至相去甚遠。因此,關鍵是怎樣去理解,是依據怎樣的理念去理解。本研究選擇的理論基礎是后現代課程論,它是相對于現代課程論而言的。現代課程論是一種直線型、因果論、二元結構化的理論,后現代課程論則是一種解構與重新建構,更注重人文關懷、注重生態環境。

      后現代課程論帶來的首先是哲學思維的轉變,即從二元到多元。柏拉圖從理性入手建立起他的“理性主義”,尼采通過懷疑上帝、關注人生和“強力意志說”開始對感性與理性的二元對立世界提出質疑,海德格爾從人的生存入手建立了他的“非理性主義”,哲學思維逐步向多元方向發展,開啟了多元論的架構。

      哲學思維的轉變在教育領域的代表人物是美國哲學家、教育學家杜威,其在中國訪問兩年的時間對中國教育有一定的影響,我國陶行知、胡適、郭秉文、蔣夢麟等學者在哥倫比亞大學留學期間均受過杜威教育思想的熏陶和影響。杜威核心教育思想即實用主義教育思想,他關注學生的成長,他認為“教育即經驗連續不斷的改造”、學校即社會、教育即生活,反映出一種多元化的教育哲學思想,從而在教育領域打破了傳統的二元對立,以多元有機組合取代了二元對立。杜威教育思想折射出的正是以學生為中心研究型課程設置模式的基本理念與選擇。

      當哲學思維從二元到多元發生轉變時,學習觀念也在知覺和不知覺中發生著轉變。在我們討論產品型和程序性課程設置模式時,反映的是一種“階梯式”的學習觀念,這種觀念之下學習的起點和終點都是固定的,沿著階梯,一步一步終能到達終點,所以這就是簡單的直線型上升的模式。當思維由二元走向多元,學習觀念發生了變化,這時學習過程不再是登階梯,而是變成了登山的過程。在登山的過程中,上升的道路是不確定的、終點也是不明朗的,半山腰會有意想不到的風景、終點也是多點散在的,登山的過程隨時可能因為中途的風景而停下,但是,即使停下來學生還是會有收獲,這是一種基于初始目標又不同于初始目標的收獲。這種登山式學習模式恰好與上述研究型課程設置模式相吻合,強調的是一種感受、一種經歷,經歷的過程中對終點進行適時調和、最后達到一個理想的目標。

      厘清理論基礎、哲學思維以及學習觀念后,本研究關注的以學生為中心研究型課程設置的基本流程應該尊重三個邏輯:一是辦學邏輯(組織邏輯),即考慮學校辦學的綜合環境與條件,即便是同一層次的學校(如小學、中學或高校),也因辦學定位的不同而存在不同的類型、結構和組織邏輯;二是知識邏輯,不論學校有什么資源,課程設置都不是簡單地將學校的所有資源堆積起來給學生使用,而應是有所選擇、有所側重、有所組織;三是教學邏輯,即教與學的邏輯,也就是通常意義上的教學過程,不同發展階段學生的認知方式、結構和過程各不相同。基于辦學邏輯、知識邏輯、教學邏輯,課程設置要素才能得以有機結合。

      基于上述研究和分析,本研究嘗試對以學生為中心研究型課程設置進行模型建構。簡而言之,如果過硬的理論基礎、專業知識和科研能力是學生“頂天”的技能,那么,加強通識教育、提高學生的綜合素養便是學生“立地”的基礎,而職業態度、倫理道德和合作精神、溝通能力則是學生求學道路上的雙翼,是助推頂天立地的有力臂膀。這一過程需要教師、學生以及教學管理人員的共同參與,從而形成一個生態、一個學術共同體,通過相關主體的共同研究與合作達成期望中的教育目標。

      但是,這種課程設置流程和模型的建構仍然局限于學理層面,還是一種構想、一種理論研究,理論研究還需回到實踐,接受實踐的檢驗,而實踐活動本身也需理論的指導。希望現實的教育活動能夠多引入一些理論的思考和研究,扎實的理論研究會使實踐活動更自信、更有成效。

       

      文字整理: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陳美玲


      聯系地址:北京西路15號(210024) || 聯系電話:025-83300736 || 蘇ICP備14027130號-1
      主辦單位: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156號
      万豪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