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j2uty"></mark>
<mark id="j2uty"></mark>
<th id="j2uty"></th>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small>
    <tbody id="j2uty"></tbody>

    <small id="j2uty"><optgroup id="j2uty"></optgroup></small>
    1. 江蘇高等教育網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辦: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協辦: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 蘇州工業園區服務外包學院
      當前位置:首頁高校信息專題薈萃正文

      “2018年學術年會”系列報道|周衍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模式改革--基于德國職教研究的視角

      發布:2018-12-19 10:35分享:

      本文為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高教研究所周衍安副研究員在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2018年學術年會上所作的專題報告,文章根據現場報告內容整理,部分有刪減。

      個人簡介:周衍安,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高教研究所副研究員,第四屆江蘇省職業教育教科研中心組發展戰略組成員。主要研究領域:比較職業教育、職業能力和職業教育課程開發。主持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項目和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重點項目各一項,主持其它項目20多項,參與國際合作項目1項,先后發表論文30多篇。研究成果分別獲江蘇省教學成果獎一等獎、中國高職研究會優秀成果一等獎、江蘇省社科聯優秀成果二等獎。受國家留學基金資助,2015年3月到2016年在德國不萊梅大學(University of Bremen)技術與教育研究所(ITB)訪學一年。受江蘇省政府留學獎學金,2013年9月到12月在芬蘭坦佩雷大學(UTA)訪學,擔任坦佩雷成人教育中心(TAKK)兼職研究員(行業訪談和工作見習)。

      周衍安.jpg 

      德國的職業教育為什么聞名于世?德國的本科生的毛入學率僅僅不足三分之一,但失業率最低。這說明一個國家經濟發展水平和它的高等學校的普及程度沒有必然的聯系。就業結構和教育結構之間的協調和和諧是極為重要的。年輕人從學校教育過渡到勞動市場需要邁過兩個門檻,第一個是從普通學校教育到職業教育,第二個是從職業教育到就業。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有效地降低了這兩個門檻。雙元制職業教育既可以降低從普通的學校教育到職業教育的第一個門檻,又可以降低從職業教育到就業的第二個門檻。雙元制成功實現了由教育體系向雇員體系的轉變。德國職業教育強調教育培訓時給學生傳授的應該是職業的整個形象,而不是將職業肢解成的各個模塊。而且雙元制可以培養學生的職業認同感、職業承諾、組織承諾和職業道德。德國雙元制的教育職業一直保持動態穩定,教育職業用人員化的表述,讓學生與職業建立起感情上的聯系,從中職和高職專業的命名特點,可以看出中國職教系統很少關注職教專業針對的職業還是崗位,因此很難區分職業教育與崗位培訓。我國職業教育專業的命名方法致使學生難以對職業本身構建正確的理解,不容易構建職業的認同感,難以促進學生職業道德與職業能力的形成(負面影響。學習領域課程和工學一體化課程是指的是同一種課程模式,視角不同。學習是理論和實踐一體化的職業能力發展過程。學習的任務是工作,通過工作實現學習。我國職業教育界同仁們頭疼的一件事情是如何真正建立工學結合一體化課程體系。我們不能著急,要慢慢來。應用型人才應該具有用新技術解決問題的能力,這種對新技術的敏感性或技術準備能力,難以在學科體系中培養,離不開工作過程體系的構建,離不開工學一體化課程。企業或行業應該和學校一起主導設計基于工作過程的人才培養體系和工學一體化課程體系,企業應該成為應用型人才培養的另一個重要主體。學科課程無法獲得對工作的整體認識。

      關于職業院校人才培養模式改革。首先是宏觀層面。第一、要正視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質量不高的現實。第二、堅持好的經驗和做法。第三、行業深度參與。我們不能忽視企業辦學主體作用,建設過程中時刻想著行業,時刻依靠行業。第四、學校層面的辦學要體現職業性原則。第五、學校層面體現職業教育的辦學規律。科學的規律:是先進行深入的職業科學研究,進而做職業分類和職業輪廓描述,然后才是制定職業資格和職業能力標準,有了這些標準之后,才涉及根據職業資格要求指導職業學校開發課程和進行教學。現在是這樣做的嗎?他表示對于現在的作為相當不滿意。第六、為什么我們培養不出高水平的技術技能型人才?因為我們的課程設計違背了“從初學者到專家”的“職業成長邏輯規律”,即在初學者的階段給學生傳授專家知識,而學生本來應當到了專家階段,卻必須補充初學者的知識。我們應當遵從職業成長的邏輯規律去重構人才培養課程體系,把本來顛倒的順序再顛倒過來。第七、真正的為地方和行業服務,成為智庫。微觀層面:第一、要解決師資來源問題。第二、要把行動導向教學應成為主要的教學方式。第三、要科學設計的學習任務。設計學習任務不僅是組織教學過程的關鍵環節,也是支持教師開發中國式“校本學習領域”課程體系的策略性工具。第四、要關注職業能力測評。單純的技能培訓和技能鑒定考核已經無法滿足新形勢對技能型人才培養和選拔的要求。從長遠來看,系統推進職業教育的重點從“職業技能培訓”轉向“職業能力開發”、推進“職業技能鑒定”向“職業能力測評”發展,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希望引起老師的重視。第五、我們要準確有效的利用信息技術和網絡技術。關于信息技術的使用,重點應該設計虛擬環境和仿真環境,構建基于工作過程的學習環境。現在的職業教育,由于客觀條件限制,基于工作過程和工作崗位的理想學習模式不現實,不具備條件,可以用仿真環境和虛擬環境來替代真實的工作情境。慕課、微課、國家精品課程、國家共享資源課、視頻公開課,它們的效果如何?是否有意義?學生是否真正喜歡?周老師的提問引發了我們思考。第六、我們要提高職業教育教師職業的“專業性”。教師職業的專業化程度(不可替代性)越高、越為社會需要,其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也就越高;周老師還提出高職教師的“不可替代性”的關鍵點就在于能否開展基于工作過程的行動教學。

      最后,職業教育不能只遵從教育規律、認知規律,還要遵循職業發展、職業成長的規律。職業教育的發展與改革,要“跳出學校看學校,跳出教育看教育”。如果高等職業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在培養目標、教育內涵以至于在課程體系等方面沒有區別,那就意味著高等職業教育可以被取而代之,從而失去其存在的理由。高等職業教育要走出層次和類型的困境,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課程模式。課程內容的選擇和序化要做革命性的改變。這個問題應該迎難而上。因此,只有清醒地把握自己的類型定位,使高等職業教育在系統特征上成為無法替代的教育類型,高等職業教育才能夠得以生存。德國職業院校能夠保持與企業工作文化的共同理解和文化共享, 且將自身的改革納入企業工作文化的社會境脈中,不斷尋找與企業工作文化相吻合的“阿基米德支點”。中國職業院校應該學習德國職業院校對時代突變的敏感, 將短時間無能為力的問題暫且“擱置”,學會在“夾縫中”汲取時代營養以贏得差異化競爭優勢。什么是職業教育,什么是普通教育。最后周老師借用了趙志群老師的話:在某種意義上講,二者并沒有本質的區別。職業教育是“培養人的普通教育”的一種類型,只不過采用了不同的“媒介”而已,二者的目的都是促進受教育者的身心發展。普通教育通過傳授學科和人文知識促進人的發展,而職業教育通過學習一種職業的工作來促進人的發展。

       

      文字整理: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陳美玲。


      聯系地址:北京西路15號(210024) || 聯系電話:025-83300736 || 蘇ICP備14027130號-1
      主辦單位: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156號
      万豪娱乐